青山将将远

© 九门绝学
Powered by LOFTER

墨凤同人 三十天

这边九绝(九门绝学),称呼什么的随意就好

 

Tips 一直脑洞墨凤并肩作战,想赶一周年结果还是晚了,哭唧唧。

 

Attentionooc和bug望指出/毕业党时间多欢迎闲聊/自己  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所以稍微做 一下预警

 

Style 就是一个墨鸦拉着白凤打副本的故事


BTW 今天yy活动抽到奖品啦,开心的上来回馈,顺便表白吧务和主持姐姐

 


 


 


 

墨凤 三十天

 


 


 

01

 

       很多时候白凤都觉得墨鸦没有死,有时候在半空中睁开眼,看见前面空空如也,他心下还会暗自窃喜

 

     [我说过我会比你快的。]

 

       ——你到底不如我。

 

       于是抱臂闲停在枝上等他追上来,心里还准备了嘲弄的词,一会开他一个小玩笑似乎也不错,不知那家伙会作何反应。

 

       想得有趣,却左等右等不见人影,他数着渐渐落山的日头,在心底嗤笑一声

 

      [到底现在只剩我一个了。]

 

        脚尖一点,身影再次没入长空,心下悲凉一片。

 


 

02

 

        墨鸦的死并没有被大肆声张,一来,姬无夜左膀右臂一夕尽失,急于招兵买马;二来,此人毕竟让他大大的丢了一个面子,也大大地吃了次亏,再提,就是一根刺了。

 

       人总是不喜欢给自己添堵,姬无夜如此,墨鸦如此,白凤倒是个反例。但逃出生天后,他也不愿再回去。这条命是墨鸦换来的,那么,至少不能死的太轻易。

 

       在乱世中生存需要很多东西,这些他都要一件一件去学。墨鸦教了他很多东西,大都藏在平常的交谈里,那时白凤并不深究话里的含义,他想,只要这个人在,懂的自然会懂,不懂的也自然会懂的。直到他离开以后,白凤开始整理自己的回忆,在记忆里找他的样子,找他说过的话。一句一句,凝练隽永,饱含深意。当时的不愿深究,倒使得如今都要重新来过。

 

     [小孩子不懂事,长大了自然会懂的。]

 

       现在成长,是不是有些迟了。

 


 

03

 

        墨鸦从未曾入过白凤的梦,因而他再一次见到那人时,有些微微恍惚。是吗,不是,不知道。

 

他一个急停,稍稍蹙眉,紧接着暗暗发力,以极快的速度掠过那道黑影。理智告诉他,墨鸦已经死了,这个人不值得让他停留。但仍然想靠近些,看看这个人,感受一下气息。

 

       擦身而过的一瞬,他稍侧了侧头。

 

       黑色的发,墨色的眼,眼角的饰纹,周身的气度,没有一处不像他。

 


 

       “白凤。”

 


 

      将将两个字,就让白凤在数里开外停了下来。

 

      声音也像他。

 


 

      “怎么,看到故友都不打声招呼吗?”墨鸦也只是站着,话语中稍带些笑意。

 


 

      下一秒,白凤的羽刃就刺到了他跟前。墨鸦微微一挡,并没有闪身避开。他站在原地注意着白凤身影的变幻,接着探出一掌,白凤的拳头就落在了他的掌上。

 

      拳头轻飘飘的,并没有带力。

 

      

 

      印证了自己的猜测,墨鸦轻快的笑了。接着他好整以暇地向前一步,白凤过来扭肩的手就扑了个空。再接着回身两臂张开,白羽从腰侧划过。

 

      

 

       “用我的招式来试探我?不错不错。”墨鸦停下,不再猜测接下来白凤的招式。

 

       “加入了你自己的想法,很不错,速度也比以前快了不少。”墨鸦赞许地点点头,好好将白凤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

 

       半长的紫发,一袭白衣,如天空般湛蓝的瞳色。他还是原来那个白凤。

 


 

       白凤恍似未闻,手上动作只稍停了停,翻掌向墨鸦扣去。

 

       墨鸦不闪不避,手腕被白凤一把扣住。

 

       

 

      “白凤?”

 

      

 

      白凤不发一语,只是暗自蓄力,紧接着脚尖一点,竟是要腾空而起。

 

      没得办法,手还被扣着呢,墨鸦只得配合白凤的速度施展轻功。

 


 

      白凤速度很快,他竟微微有些跟不上,惊讶之余,只能在心底笑叹

 

      

 

    [当年的小凤凰,果真是长大了]

 


 

      

 

       

 


 


评论 ( 2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