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将将远

© 九门绝学
Powered by LOFTER

墨凤同人 三十天.2


这不是他该有的表现。

赤练心下暗自吃惊,面对不速之客,面上倒也没有一丝惊惧。她抬起眼来逼视白凤,可白凤根本没有瞧她的意思,她捉摸不清眼前的人在想什么,只觉得太不寻常。

一向不喜旁人近身的白凤,居然,扣着另一个人的手腕,还是个男人。
她正要出言讽刺,却见白凤的手,似乎更不寻常。


白凤同墨鸦早已落地,半空中墨鸦本想劝他放开手,话没出口就咽了回去。
白凤扣着他的手,居然在微微颤抖。

别看他面上冷静自持,眉头还皱在一起,再见墨鸦时也没什么情绪波动,其实心里早就一团乱。
微微颤抖的手不是一个杀手该有的,混乱的内心也不是一个杀手该有的。
墨鸦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太过冷静的表现恰恰反映了他混乱不堪的内心,和企图维持理智的绝对努力。
这么多年来白凤悉心塑造的一张壳,就在重见墨鸦的那刻起,从内部,分崩离析。

自己不在的这几年,他竟成长成这样了。墨鸦骄傲之余,也有些心疼。


“白凤,这个人是谁,你带回来干什么?”赤练按捺不住问出口。
“你没必要知道。”白凤淡漠道。
“哼,私自带人来流沙,光凭这一条,我的剑就应该穿过他胸口了。”
“你不必给我面子,这个人,我是不会让他死的。”

墨鸦轻轻把手挣脱出来,朝着赤练笑道:“红莲殿下。”
赤练吃了一惊:“你是韩国人?”
她看向卫庄
卫庄此刻出声了:
“姬无夜麾下第一高手,夜幕刺客团第一杀手,墨鸦。”
赤练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不过我记得,你早就死了。”
卫庄压在鲨齿上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扣着。
“不过似乎没死透。”
话音未落,鲨齿破风而来,直指墨鸦咽喉。

停住了。
赤练松了一口气,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似乎骤然消失了,鲨齿停在白凤咽喉前一尺,一如之前无数次白凤向卫庄挑战那样。卫庄,鲨齿,白凤,墨鸦。鲨齿袭来时,墨鸦意思意思朝后退了一步,一恍神,鲨齿和墨鸦之间就多了一个白凤。

“你以为我不会杀你?”卫庄神情难测,白凤倒是一副冷淡的模样。
“并没有这个必要,我想你还需要我。”
“确实需要,不过也不是必要。”
“多一个帮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些。”
卫庄把剑收了回去,白凤唇角隐约起了些笑意,他示意墨鸦该离开了,自己也边转身边道:“有需要记得找我。”

赤练只觉奇怪,白凤转身时那个笑,似乎前所未有的温柔,以她对四大天王之首白凤凰的了解,也陷入了无限的不理解中。
“那个人在的这段时间,白凤都会暂离流沙了。”卫庄出言解释。
“他似乎,非常开心?”赤练答非所问。
“白凤仍然在确定此人是否真的是墨鸦,他挡在墨鸦前面,后背全部交付给他,如果他不是白凤要找的那个人,恐怕一个穿心刺,白凤就死了。”
“他这是以身犯险,这么做实在是……”赤练没有说下去。
模拟把自己放到这个场景中,是否会下意识地做出同样选择吧,在尚未确定之前就给他一个杀死自己的机会,结论是,及其难做到。她会选择更谨慎的试探,比起白凤的洒脱,她会更加在意活着的几率,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努力活到他说的那一天。

评论 ( 3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