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将将远

© 九门绝学
Powered by LOFTER

【九芃】梦远方(不要瞎猜 续)

attention


这篇就是谈恋爱!就是傻白甜!


cp还是九芃

另外格外谢谢@一川风华@综综Yuki@小茹



——可以了吗——


 


自从上回张芃芃夜闯九王寝殿,在人辛辛苦苦写了一晚上的作品后面题上“齐翰天下第一大傻逼”之后,那个白衣王爷把他高冷的一面发挥的淋漓尽致。




具体表现在——


“九王,你来了啊!诶诶诶怎么又走了??慢点儿等等我呀!喂!喂!有种你别叫抬轿的加速啊!!!”


张芃芃气的搅碎了碗里的榴莲粥。


四个人加一张破椅子就能当轿子,你以为高速路上飙车啊!还带加速漂移的哦!你咋不上天呢!


 


又或者是——


“杨严小可爱,我好久没见到你九哥哥了,我这里有桂花糕,你透露一下你九哥的踪迹给我啊~?”


“啊——?什么什么??我不要吃桂花糕!不行不行!!”


张芃芃一手勾着杨严夜行衣上的渔网线,一手捏着一块桂花糕正准备恶狠狠的威胁他。突然发现杨严今天的渔网没捆好,乱糟糟一团松松的黄线挂在身上,她一扯,渔网带着黑窗帘布都扑棱棱掉下来,杨严亲眼看着他女神姐姐把他外裤给扒了(其实是没捆好自己掉的),吓得吱哇乱叫,变态辣的鸭脖往地上一扔,唰一下窜上房顶就逃走了。


张芃芃悻悻地看着地上黑黄黑黄的布料,悻悻地拿起那袋变态辣的鸭脖,悻悻的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默的啃。


 


再或者是——


“绿篱,这儿的宫女怎么倒了一大片儿?”


“嗯……想必是九王来过了。”


!!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呀!!


张芃芃在心里大喊着yooooooooooooooooooo就顺着宫女倒下的方向冲了过去。


 


入目的场景十分美好。


春绿池水倒映柳,晚梅花下三分香。


此时的九王齐翰正立在池边上,不知哪来的妖风吹得他青丝长舞,白衣翩飞。


 


美死了美死了!张芃芃在心里呐喊,抬脚便要接着冲,却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杨严拦住。


“姐姐!你别打扰九哥。”


“杨严你一边玩去,这不是你九哥,这是我美人儿!”


“哎呀真不行,你没看九哥正练着呢吗?”


“练,练什么?”


“太极呀!!”


杨严用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张芃芃,张芃芃用看傻逼的表情看齐翰。


只见风度翩翩的九王,


他,他扎了个马步。


张芃芃:“……”


 


扎,扎马步也还是美人儿嘛。


她在心里安慰自己。


然而面上还是一副目瞪口呆.jpg


 


齐翰好似根本没注意来人,他提起双手,虚虚向下一按。接着便分一步出去,左右野马分鬃。再接着是白鹤亮翅,然后左右搂膝拗步。


再倒卷肱,


左揽雀尾,右揽雀尾。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有些人的内力,是只能被封印的。


不然就是俊逸出尘,眉星目朗。


 


这缓慢的动作,一张一弛,柔软又有力,周身仿佛仙气流动。


如果此时美人儿一笑,那真真是——


眉目入绢画,点笑染江山。


 


张芃芃反应过来的时候,齐翰已经做到高探马了。她想凑近点和齐翰说话,却不料人正好做到左蹬脚,抬高的腿把她吓退了两三步。


不急,咱换个方向。


张芃芃绕道右边,齐翰行云流水地转过来,一个右蹬脚优雅地接上。


张芃芃:“눈_눈”


 


齐翰做到搬拦捶的时候,张芃芃已经无欲无求到坐在边上磕瓜子了。


 


一磕一个准,一磕一个准,瓜子壳在边上堆了一大堆。


等到齐翰终于打完二十四式太极拳,芃芃放下手中的瓜子挥舞着双手迎了上去。


“九王,我是你忠实的拉拉队啊!”她夸张的冲上去,迎着妖风一把搂住齐翰的脖子,在他耳边叫嚷,接着把声音放低,又闷又委屈道:“你好久没理我了。”




连日来高冷得如同珠穆朗玛上最最高处那一块雪花片的白衣王爷,终于像是被晨光照拂般,融化了紧紧闭着的嘴角,露出了一点点得逞又宠溺的微笑。


 


“你的荷包呢?”张芃芃抱够了,立马装做翻荷包的样子把齐翰上上下下摸了一遍,豆腐吃了个饱,心里正赞叹着,就听到他凉凉一句。


“要叫太医治治你的眼睛么?”他撩了撩衣摆,那丑的一逼的毕加索画风梦幻炫蓝经典款荷包就光明正大吊在那呢。


张芃芃好不尴尬,真是为了吃豆腐,连脸都不要了。


想归想,手还是往齐翰的腰上狠狠摸了一把,象征性的拍拍荷包,再把它挂好。


“嘿嘿嘿嘿,摸到才安心嘛。”


 


齐翰也不拆穿她,只上下扫视一遭,问到:“芃芃你的同心结呢?”


 


“同心,同心,当然是揣在心口啦。”张芃芃往怀里一掏,手指一张,同心结安安稳稳地躺在她掌心。


白玉温润暖手,手指一握,好像攥紧了谁的心脏。


 


她又低头看齐翰腰上丑的一逼毕加索画风梦幻炫蓝经典款荷包,只觉得惨不忍睹,目不忍视,简直毁灭堂堂九王一派儒雅气度。真真真是太太太丑了。这么丑的东西居然是她做的,虽说是一番心意,可是真的好丑啊!!


 


齐翰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抬手把荷包取下来。


“芃芃说的甚是在理,这荷包我也应该揣在心口。”




于是张芃芃一脸幸福地看着齐翰将丑的一逼毕加索画风梦幻炫蓝经典款荷包揣进怀里,突然脸色一变。


“齐,齐,齐翰,你,你把它拿出来!!”


卧天下之大槽!!!


张芃芃痛苦的捂住脸


这太像胸部了尼玛。




 


于是隔天传出了,太后在芙蓉园胸袭一个酷似九王的倾国倾城的女子,这样的消息。


  


再隔天,张芃芃拿着自己抄的一张纸兴冲冲跑去找齐翰。


“齐翰齐翰,传播知识的使者来啦。”她一手搂上齐翰的脖子,一手点住那张纸。故意凑近人,神秘兮兮地在人耳边吹气,“教你欧罗巴语!”


齐翰一挑眉算是应允,跟着她饶有兴致地看着纸上那一串鬼画符。


“那你跟着我念,这个是我名字的读法。”张芃芃指着纸上勉强能辨认的张芃芃三个字,手指划过去,指着旁边一串英文,“念,哎拉福游。”


 


一点点笑意爬过齐翰的嘴角。他认真跟着念


“哎拉福游。”


张芃芃在心底比了个yes,接着哄骗到


“学语言呢,就应该多多练习。以后你要叫我的话记得用欧罗巴语念一遍啊。”


“好,哎拉福游。”


“哎拉福游。”


“I Love You.”


“不错不错,口音很正宗……等等!?你刚刚说什么?”


张芃芃懵逼当场。


齐翰温和一笑,一双清清亮亮的眼睛对上张芃芃的,里面写满了装出来的求知欲。


他盯住她一双躲闪的眼睛,勾着嘴角问:


“张太傅,本王已经学会这个词了,但只恐这一词不够用,难以和芃芃好好交流,特此向太傅请教,我爱你,这三个字怎么说。”


张芃芃懵逼again


齐翰捉住她想抬起来的手,凑近了戏谑地笑她。


她的脸一瞬间爆红,真是调戏不成反被调戏,虽说她确实忘记杨严和她说过,他九哥学富五车,才高八斗,通晓四书五经,对外还有好多外国朋友。


 


“和我几个欧罗巴的朋友学的,太傅不必太过惊讶。”


 


张芃芃在心里对天呐喊,欲哭无泪。


但她不能就此认输。


 


窗外芙蓉正好,莺啼鸟叫,她张芃芃怎么能被齐翰上。


 


于是她一手抚上齐翰那张天价的脸,手指随着眼神细细描摹他的眉骨,高挺的鼻梁,高兴时微微挑起的眼角,伤心时微微泛红的眼眶,还有令人想狠狠咬一口的唇珠。


 


齐翰,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看。


 


然后,张芃芃眼睛一闭,向后一倒,理所当然的被齐翰一把揽住了腰。


她闭着眼睛嚷嚷:“九王我被你迷晕啦。”


“有这么厉害?”齐翰忽然笑道。


“那是当然!!你的好看是不分性别的,你看宫里那些个被你迷倒的小宫女们,啧啧啧,跟见了行走的春药一样!哦对了,听说你活活帅死了别家的小太监??是真是假啊?”


“坊间传言罢了,芃芃也信这个?”


“我觉得凭你的美貌还是有可能的。”


“那,多谢夸奖。”


“唉,我真是一点都不想让他们,她们,还有它们,看见你的美貌。”


 


隔天,太后娘娘翻着白眼,没好气儿地牵着一尊行走的观音,原因是九王有理有据地和她分析了一遍,用窗帘布遮头是多么的看不见路,需要人牵着,不然就要把别人迷晕了,祸乱宫廷,不好不好。


张芃芃痛苦的牵着这个阿拉伯人,忍受了半路别人的笑声,在心底破口大骂齐翰无数遍,终于没忍住,在太液园的柳下,探清池的花边,一把掀开那碍事儿的窗帘布,踮起脚吻住了九王的唇。


齐翰低笑了一声,加深了这一个吻。




节气刚刚好是霜降,晨风刚刚好是微拂。


一辈子刚刚好慢慢走。


一步一步,欢笑打趣。


 你是我的,我是你的。


 




太好了。


 


 


 


 


 


 


 


 


 


 



评论 ( 60 )
热度 ( 71 )
  1. 热夏九门绝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