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将将远

© 九门绝学
Powered by LOFTER

[曦瑶]甚嚣尘上(娱乐圈paro

预警:

风格随心所欲,剧情超不走心。

基本上是为了自我满足写的,想看啥就写啥。

时常卡文,因为脑子有颜色{囧


——ok的话再往下看——


      蓝曦臣睁开眼的时候,金光瑶浑身赤裸地躺在他身边,脸上还有没退去的潮红,显见刚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情事。他按着额角坐起来,酒精的消散使得记忆渐渐清晰起来。他看了看金光瑶腿间的痕迹和睡梦中皱紧的眉头轻轻啧了一声。

      酒后乱性真是要不得。

      当时金光瑶被苏涉催着进了门,他本是个略有名气的小明星,长相算不上最精致动人的那一列,但胜在温和亲切的气质,加上内敛但精准的演技,眉眼带情,老少通吃,但最近频频通稿被黑,虽说是些零碎的莫须有的丑闻,但是三人成虎,频繁的负面通告败坏了不少形象,恰巧他背后的公司经验不足,给人以可乘之机,等事情搞大了,再洗白也容易被嘲,因而公司出此下策,想让金光瑶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睡到姑苏集团目前执掌人,蓝曦臣。

      姑苏集团的蓝曦臣也算是娱乐圈里颇有名气的人物了,除了他的家世背景之外,最被各位曼妙小姐和佳公子提起的就是蓝曦臣的长相,就是放在娱乐圈里也是一等一的好长相好气质,为人低调且洁身自爱,算是娱乐圈里一股清流。

      当然几乎没有人相信圈子里会有这么干净的人,包括金光瑶的助理苏涉。金光瑶想起苏涉在外面的拳拳期待,自我打气地想毕竟也是上面的意思,于是狠下心进了房间。蓝曦臣闭着眼睛,手臂支着脑袋,听到开门声也没回头,看样子是睡着了。金光瑶松了一口气,其实说说来睡蓝曦臣,他还真没把握自己可以婉转谄媚地讨好这个斯文又温和的人,对待蓝曦臣,他一向是真心敬慕的。

      想到今天之后,在蓝曦臣眼里的他就是一个为了前途和利益就可以把自己身体交出去的人,金光瑶心里就有些酸涩。

      他以为蓝曦臣睡着放松警惕想东想西想了好一会,不知不觉已经蹭到了蓝曦臣身边,一低头才发现他不知何时醒了,深棕的眼睛盯着他,他整个人悸了一悸,倒退了一大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蓝曦臣揽住腰压在了床上。

      金光瑶:“你……”

      蓝曦臣浑然不觉,劈头盖脸的吻下来。

      然后整夜,金光瑶被折腾的一句话都没再说出来。


      现在他正睡着,敛去了平日里常挂着的笑,眉头皱的真实。蓝曦臣伸出两指慢慢推开他紧簇的眉心。这时他手机忽然响起来,蓝曦臣眼疾手快拿过手机往被子里一塞,努力捂住不算太响的铃声,一手按着被子,一手在被子下操作着接通了电话,这才拿出来放在耳边,轻轻的喂了一声。

      对面是魏无羡明快的声音:“蓝大哥,我跟温宁说好了,明天开始借给你们用两个月。下回思追想他就让他直接和我说,老是托你来找我,搞得好像两家公司的生意一样。”

      蓝曦臣走进卫生间带上门,这才用正常音量回答他:“可不是两家公司?虽然忘机是让你拐的七七八八了。”

     “我和蓝湛吃早饭呢,大哥你吃没,一起来?”那边魏无羡停了一会,然后再讲话时听的出来在吃东西。

     想必是忘机喂的,蓝曦臣心累的想。

     他顺手打开浴室的热水开关,回答说:“不了,我这边还有点事,你们俩……好好吃饭。”

     他挂了电话,仔细试了下水温,然后给蓝景仪发了封邮件,这才把手机收起来,出去把金光瑶抱进了浴缸。

     金光瑶平日里睡的浅,这次被折腾的太狠,一时半会竟然也没醒过来。蓝曦臣拿了个软枕垫在他脑后,仔细帮他清理起来。金光瑶身上青青紫紫,他皮肤本来就白,痕迹也就更显眼,蓝曦臣一边用温水淋,一边在心里着紧盘算,又让蓝景仪去查活血化淤的法子。

     “老大,办好了,你现在来签个字就完事了,对方见一见也放心。”蓝景仪办事效率极高,给蓝曦臣打电话的同时,活血化淤一百条已经发到了他邮箱里,还有一份纸质版放在了蓝曦臣办公桌上。

     蓝曦臣给金光瑶擦干身体,放他在沙发上接着睡,把人一干衣服都带走,空空留了一床被子盖着,旁边茶几上一张纸条:等我回来。


     金光瑶睁开眼已是晌午。一大间屋子里就他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除了张纸条啥都没有,他飞速审视了一下情况,衣服没了人也没了,差点骂出声。拔屌无情拔屌无情拔屌无情白给你上白给你上白给你上,他裹着被子嘟囔了好一会,按着腰去够手机。

     “薛洋,给我带套衣服来。”

     对面写剧本写到昏天黑地的薛洋听到这话忽然兴奋起来,

     “哎哟没想到啊,敛芳好手段!你真把蓝家那个清流给睡了啊?”薛洋拉出一个邪气的笑,“我这就来,咱们好哥俩好好聊聊天!”

     垃圾薛洋,我不会给你提供剧本素材的,金光瑶想。


     阿箐看着真亲自来一趟的蓝曦臣不由咋舌,收拾好气质问:“蓝总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蓝曦臣一笑:“做生意。”他把拟好的文件推到了阿箐面前,“只赚不赔。”

     阿箐把手里的资料翻的哗啦啦响,眼珠一转道:“我也不跟蓝总客气,我们是新起的小公司,离站稳脚跟确实还有点远,敛芳的人气确实是我们公司头号,您就这么把他带走是不是……?”她故意没把话说完。

     蓝曦臣也不恼:“双倍,其他不要紧,人我想自己看着。”

     阿箐也不扭捏,欣然接受。

     “多谢。”蓝曦臣笑容和煦。


     “成美,我想你记错了,我没叫你来。”金光瑶看着薛洋手里的情趣猫耳套装从嘴里咬牙切齿憋出几个字。

     薛洋脸一黑:“我可没带别的衣服,你看着办。”

     金光瑶笑的恶狠狠:“你就不怕我把你衣服扒了。”

     薛洋朝天一笑:“得了吧,缩在被子里的小妖精,你爱穿不穿啊,你不喜欢,蓝家那位可没准会喜欢。”

     金光瑶躺在沙发上忍无可忍,伸手狠狠扯了一把地毯,薛洋啪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在地上趴了好一会,忽然跳起来一把扯开金光瑶的被子,整个人跳上沙发,手上动作不停,捉了金光瑶两只手,凶狠地把暴露到可怕的情趣内衣套上去。金光瑶武力值本来就不如薛洋,再加上前一晚的体力活,有防备也没卵用,饶是他拼命挣扎,最后还是被强制穿了一身猫咪套装。

     狗血的是,蓝曦臣正好走进来,他关上门,瞠目结舌。

     薛洋正跨坐在金光瑶身上,两手抓住金光瑶的双手,被子已经整个被掀翻在地上,沙发凌乱,地毯皱起,再加上金光瑶一身的猫咪套装,歪掉的猫耳和翘在外面时不时晃几下的猫尾,露出来的地方还有昨天自己弄上的红痕,他呆了一瞬,耳根刷的红了。

     忽然想起这是个什么场面,他脸色微不可察的白了一白,这实在是太像薛洋把金光瑶这样那样了从沙发到地板,再从地板到沙发,蓝曦臣情不自禁地朝昨晚的床那里看了一眼,强制禁断爱,虽然你的心不属于我但你的身体必须属于我,我想得到你的一切而你没有权利反抗,我知道你舒服,口是心非的小妖精。他脑内刷过一整页弹幕,也不顾金光瑶努力挣开薛洋想说什么,他闭了闭眼,夺门而出。

     最近还是少和忘机还有魏公子见面吧,脑子都变奇怪了。蓝曦臣靠在门板上拍胸口。


     金光瑶呆愣的看着蓝曦臣飞速走掉,双手捂住脸,失魂落魄的骂了一声,

     “靠,老子又没衣服穿了。”

     薛洋揶揄地笑:“我真觉得你现在这套非常好,给我自己满分!”

     金光瑶呵呵一笑,“我也觉得你6的飞起。”他朝薛洋竖起大拇指,然后把人打了出去。


     隔天八卦兔区建了个人气高楼[八一八我的暴脾气小猫妖朋友]

     楼主id[真实的成人之美]


     金光瑶来不及追究薛洋这个混世大魔王又干了什么好事,他正绞尽脑汁怎么和蓝曦臣这尊大佛解释刚刚发生的一切。

     Holy shit! 他揉着眉心骂,浑然不知薛洋被打出去后和在门口的蓝曦臣说,

     “好看吧?他为你穿的。”

     他满意的看着蓝曦臣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哈哈大笑地走了。


     蓝曦臣深呼吸,深呼吸,打开门,金光瑶忐忑的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他。

     两人目光一撞,呼吸一滞,同时不好意思的别开了脸。


     蓝曦臣觉得自己魔怔了,明明只是个套装,他却总觉得金光瑶头上戴的猫耳在微微地动,身后的尾巴也在轻轻摇晃,整个人散发着不可描述的诱惑气息。

     他努力维持平静,用尽量冷淡的声音说:“我是来谈正事的。”

     金光瑶听到这句话,觉得心里隐隐的期待一下子浇熄了。

     他有点委屈的想,蓝曦臣果然不喜欢。

     蓝曦臣仿佛看到他的猫耳沮丧的耷拉下来,尾巴也不摇了,静静地垂在那里。


     从隐约的期待到真正的羞窘和不知所措。在不喜欢自己的人面前,穿成这样简直是个笑话,还是低级恶俗的三流黄色笑话。

     金光瑶低头去看那一块翘起来的地毯,低低的声音出卖了他的心情:“蓝总有事说事吧。”


     蓝曦臣佯咳了一声:“昨晚我那个……所以我今天把你签过来了。”

     “哦,”金光瑶说,他低着头。

     过一会补了一句,“老板好。”

     又沉默了一会,他忽然意识到什么,伸手去抓自己头上的猫耳。既然是包养关系,那么他应该照着老板的喜好走。


     手还没碰到发圈上的猫耳朵就被人一把抓住。

     “你是不是不开心?”

     金光瑶摇摇头:“我只是觉得穿成这样,难看。”

     他依然低着头不看蓝曦臣的眼睛,手也卸了力气,任由蓝曦臣抓着。


     过了一会,头顶才响起一个的声音

     “你不要难过,我,我不觉得难看。”


     “蓝总真是标准好情人。”金光瑶颇无奈的一笑。

     “谢谢你哄我。”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