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将将远

© 九门绝学
Powered by LOFTER

[曦瑶]甚嚣尘上02(娱乐圈paro

02

蓝曦臣像是隐忍了一会,这才松开手。

他伸手摘掉金光瑶头上的猫耳,说:“你不喜欢,那就脱掉吧。”

这话好像哪里不对,蓝曦臣深究了一下,耳朵尖又红起来。他干脆不再看金光瑶,把带来的衣服放在茶几上,随便找了个打电话的借口装作镇定地踱出门。


蓝曦臣很喜欢金光瑶,金光瑶没出道之前曾帮了他一把,拳拳感激化成欣赏,眼光随他流转。虽然之后根本没机会再相见,但他就是对他念念不忘,时常想着他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圈子里,应该怎么去接触,去帮助,希望他能踏入这个圈子,好让他能再多接近他一些,又希望他不要踏进来。这个圈子表面光鲜,背地污浊,利益至上。虽然相信他的能力,但仍旧怕他受到伤害。他看见金光瑶状似无意地扫过镜头,眼里的沉稳和无辜穿过平面的广告海报一下撞进他心底。蓝曦臣在那时得知,这份心情早就变质了。


金光瑶如获大赦,他三下五除二的扒完衣服,然后套上合身的T恤。裤子的长度,鞋子的码数都刚刚好。他没有多在意,把这归功于资料交接和蓝曦臣下属办事的得力。穿好新衣服,他习惯性的蹦了两下,看看是否有什么地方疏忽,这不蹦不要紧,一蹦后面难以启齿的地方立马疼起来。他疼的呲牙咧嘴,这地方也不好揉,只能伸手按住尾椎骨,深呼吸几口,忍着等这一阵痛过去。这时蓝曦臣敲门问他换好了吗。金光瑶前一秒还疼的脸都皱起来,后一秒立马换上温和沉稳的笑容,两手也乖乖的放在身侧,拿捏了一下声音,朝门外叫道:“可以了。”


蓝曦臣进门,金光瑶微微歪头问:“蓝总?”

好像昨晚的疼痛放荡,刚刚的隐忍难堪都通通消失了一般,现在一个鲜活的身躯站在他面前,像是在问朋友刚刚订的那家日料店是否可以一样自然。

“阿瑶,可还记得我?”

金光瑶刚刚收拾出来的心情又塌了,他的身子微不可察地抖了抖,

“怎么不记得,”他心里想,终归蓝曦臣是发现了,从前和他立志发过誓要出人头地光明磊落的金光瑶现在因为前途爬别人的床。

他勉力维持住声音

“……二哥。”


那边的蓝曦臣忍不住踏前一步,他心里天人交战一番,终究感性站了上风。

“阿瑶,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话在金光瑶耳朵里倒是变了个味道。先提醒我你我二人的关系你已经知道,又问我是不是因为喜欢你昨晚才如此这般,真是给的一手好台阶,然后呢,因为过去情面好言相劝,该补偿的补偿,该散的散?


这个问题,如果换作薛洋问他,他肯定斩钉截铁。可是换成蓝曦臣问他,他一方面不敢答“是”,一方面又不愿回答“不是”,心里纠结又难受,半晌也没出声。


蓝曦臣只道是他不愿意,又不想说出来拂他面子,心里暗暗叹息一声。

“那明天开记者发布会的时候,你知道怎么说吧?”他承着这个话题,却换了个发展。


“我知道。二哥不必担心,毕竟我现在也算姑苏影视的人了。”


蓝曦臣看到金光瑶脖子上有些显眼的吻痕,忖了忖,道:“我说错了,后天才开。”

这事虽然急,但是大热天的,让金光瑶穿高领,蓝曦臣生气。

他又踏前一步,觉得自己今天情绪实在太多了。他极缓极缓慢得伸出手,轻轻地搂住金光瑶不太宽阔的肩膀。

“有不开心的事就和我说,开心的事,你愿意的话也可以和我说。”

内容像哄小孩子,语气却低低的,保护意味十足。

“毕竟我签了你,你就是姑苏的人了。”

蓝曦臣说完在心里划掉这句,手动改成

“我的人。”



第三天记者发布会的时候,蓝曦臣没有到场,金光瑶一个人面对冲上来的长枪短炮。


他往日里对媒体总是很友好,甚至有些剧组严格保密的时候,他也会和媒体闲聊般透露出一点点讯息,不明显但是总能让媒体有话能写,算是各个媒体都比较喜欢接触的一类明星。但这从不和媒体发脾气的好脾性也会被某些人认为是好欺负。

这不,要问一些艰难的问题的时候,下面坐着的各位就几乎都不是熟面孔了。

金光瑶大致瞥了一眼。

各家最群情激昂的小年轻啊。

他不明显的扁了扁嘴,现在的媒体朋友越来越懒惰了,培训费都舍不得花,都塞到他这边,让他帮着教做人。

“金光瑶先生,我们得知您前天和您的助理一同进了一家酒店,恰巧姑苏影视的蓝总也在那里,今早更是两人一同出了酒店,请问这两天两夜,您同蓝总做了什么?”小年轻外表沉得住气,问题却暴露非常。

这是哪家媒体,下回和他们说,培训小年轻只此一次,下次要收费。

金光瑶不紧不慢的调整了一下话筒,头微微往前凑了凑,还没说话就先笑了一笑。

“多谢这位朋友对我和蓝总的关心,至于我们在做什么忙了这么久,希望您记得这次发布会的主题是关于姑苏人事调动转换的。众所周知,姑苏的艺人素质都很强,姑苏也是娱乐圈内会挑人的典范,做一个人事调动的决定难道不需要时间吗?”

“那究竟是什么促成了蓝总这个决定呢?”

“……虽然你这个问题问蓝总更合适,但既然你问了,我也就从我的角度来答一下,”金光瑶克制地用前面的省略号取代了一句妈的智障,“不如您去了解一下那几位颁奖给我的前辈是什么想法?”


那位已被金光瑶定性为智障的小年轻似乎还想说什么,刚张了张嘴。

旁边蓝景仪便出声提醒:“开头说过吧,每个人两个问题。”

金光瑶朝蓝景仪感激地点了一下头,他觉得和智障打交道真的很累。


但一般都是这样,不怕累的人总会更辛苦。

讨厌和智障打交道的人,总要和更多的智障打交道。


接下来的问题还算好,表面上都是关于未来规划和目前剧组进度和广告代言的问题,夹枪带炮的也有,但好歹都是意味不明,略显暧昧的问法。

金光瑶游刃有余,直到他迎来下一个智障。


“请问您和蓝总之间有情色交易吗?”

金光瑶眉毛一下子挑起来了,他在心里为这位媒体界的未来之星扼腕叹息,这种问题,你不知道不能播吗?这种问题,难道答案还不是固定的吗?Why you so silly?

蓝景仪用眼神询问他的意思,金光瑶微微摇头。

他的指尖轻轻摁住话筒,嘴角带笑,乍一看温和,细究便有些讽刺。

“照这位朋友的意思,我和任何一位男性一起住酒店就是炮友咯?”炮友的炮字,他避讳地发了一个气音,这举动让所有以前采访过金光瑶的记者都有些不安。

他生气了。

平常不生气的人生气起来是很要命的。


旁边的同僚扯了扯发问的人的袖子。

小年轻倔强的抬着头不肯坐下。


于是金光瑶接着说:“那么我合情推理一下,如果我牵着一条狗进酒店,您的口味也一样这么重吗?”


小年轻反应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金光瑶什么意思,脸上气愤惊怒交错,霎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气的脖子都红了。


蓝景仪也嘲讽地勾了勾嘴角,心里对金光瑶反复改观好几次。他示意所有人这场记者招待会该结束了,看了金光瑶一眼,就转身朝外走。


金光瑶会意地站起来,微笑着对小年轻补刀:“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人人都能有一个。”

他说完,扫视了一下全场,嘴角噙着笑走掉了。



——tbc——

评论 ( 18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