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将将远

© 九门绝学
Powered by LOFTER

[曦瑶]甚嚣尘上03(娱乐圈paro


03


生活并没有因为发布会的事情改变多少,金光瑶按原计划马不停蹄地去原剧组拍戏,间隙听到的一些闲言碎语他也没怎么当一回事,结束戏份后就坐到了薛洋旁边。这一部剧仍然是薛洋写的,他写的剧本婉转曲折,情节深刻,人物塑造饱满,语言风格自成一派,但最最最让广大观众痛心疾首的是,薛洋喜欢be,喜欢到每部剧都是be,每次开播,一众粉丝一边忍不住贡献收视一边祈祷大团圆,完结后又一边哭着说要寄刀片,一边伤心绝望地说我已经习惯薛大大的刀子了。场面可谓凄惨,偏偏薛洋本人乐在其中。

和阿箐旗下当红艺人晓星尘表面上非常不对付,但每部戏都要他来演,喜欢拉宋岚给他配cp然后欢欢喜喜地写be。宋岚晓星尘戏里虐身又虐心,戏外感情倒是很好,总让薛洋嫉妒的牙痒痒。


金光瑶等了薛洋好一会,人一直没回头看他一眼,于是他顺着薛洋的目光看去,毫不意外,晓星尘正抱着剑吊威亚,衣昧飘飘,宋岚抬着头笑意盈盈地看他。薛洋盯了一会,特小气地哼了一声,于是金光瑶借机伸手在人面前晃了晃:“薛洋,回神了。”

阿箐路过和金光瑶打了个招呼,看见薛洋时不时还去瞟晓星尘,气的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头。

“行了吧,我看晓星尘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阿箐虽然算薛洋的老板,但依旧对他的be深恶痛绝,看一本得缓一个半礼拜,于是连带着对薛洋的态度也好不到哪里去。薛洋暗恋晓星尘这事儿她和金光瑶都知道个七七八八。这句话本是开开玩笑,薛洋也向来抗揍。往常必定气势凌人地反驳一句“得了吧,假清高我才看不上,给我个真小人才能凑一对。”


这次倒是罕见的没说话,眼睛微微眯起来,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失落,不甘。金光瑶迅速读出这些意思,在心里叹了口气。


薛洋沉默了好一会,这才百无聊赖地转向金光瑶。

“早啊。”他说。

金光瑶有些担心,开玩笑道:“你可别真把人眼睛弄瞎啊,高度近视已经很难受了。”

“我才懒得,”薛洋气的一跺脚,站了起来,“哦!你这提议可以啊!我今晚就回去写一个眼睛瞎了的本子。”他说完飞速往外走,忽然收脚回来关心了一句:“你和泽芜两情相悦了?”

这下轮到金光瑶不说话了。

薛洋等了好一会,火上浇油道:“是不是拜我所赐啊,上回那一身我可是找了好久啊!”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金光瑶闭着眼睛去揉太阳穴。

“他都没碰我。”


这回轮到薛洋惊讶了,他惯常不会安慰人,看着金光瑶的表情又像是真伤心,紧急求助叫来了阿箐,自己打着哈哈光速离开了现场。


阿箐探寻的目光转来,金光瑶又迅速攒出一个可亲的微笑,冲着她摆摆手。阿箐便只当薛洋闲来无事耍着她玩,接着忙自己的事去了。


下午合作拍代言广告时,金光瑶被一个摄影师亲了一下。对方凑上来说话时,他认真在听,猝不及防就让人得了手。那摄影师笑的轻佻,眼神色到像盯着猎物,偏偏嘴里还很正直的说着:“不错,就是这个状态。”

金光瑶有一瞬间的大惊失色,却立刻收拾好表情,只在心里骂了几句。

摄影师若无其事的退了回去接着工作,摄影棚里人来人往,金光瑶强迫自己进入状态,一瞬间又变回镜头下闪耀可亲的形象。他一手松松地扯着领带,头偏过去一点点,眼神温和又带点狡黠地看向镜头,正是时下最吃香的男朋友形象。

换了个棚,又换了几套片子,他的表现都很出色。其中一个杂志社还非常激动的跑来对他表示感谢。金光瑶一向敬业又努力,高效快速还能出好作品,自己也很开心,结束后和大家好好道别就准备回去。


蓝曦臣的车停在外面。


金光瑶有点意外地啧了一声,随即迅速的整了整领子,他决定端正态度,包养就包养,到蓝曦臣换人的那天他都是他唯一的乖巧地下小情人。

不过奇的是,面对蓝曦臣时,他以往一套圆滑的装腔作势通通失效,他只能诚实,或沉默。永远无法在蓝曦臣在场的时候打什么坏主意,那人的存在就好像是他人生的清新剂,蓝曦臣仿佛一个绝世好用的滤镜套在金光瑶所有艰难的日子里,只要蓝曦臣在场,他就会承认,嗯,我过的是好日子。

他真心实意地笑起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二哥,晚上好啊。”金光瑶轻轻打了个招呼。

但蓝曦臣的脸色似乎不怎么好看,从他进来开始就一直欲言又止的模样。

金光瑶僵了一会,正想问出口,蓝曦臣忽然俯身过来,嘴唇又似刻意又似无意地在他唇上擦过。金光瑶整个人都呆住了,心里噼里啪啦乱响,只觉得内心深处的渴望无限生长,茁壮的芽枝就要戳穿他的胸膛,带着恣意的情绪和疯狂的恋慕牢牢箍住身边这个人。

这就算是,接吻了?算吗不算吗算吗不算吗算吗算吗算吗算吗???

算。

金光瑶骄傲的答完这道题,在虚拟的卷子上盖了个章。


他回神的时候,蓝曦臣已经从欲言又止变成了,额,憋不住笑的样子。

他这才发现,原来刚刚只是系了个安全带。


无形撩妹,最为致命。

撩瑶十级——蓝曦臣。


到了蓝曦臣家里,金光瑶换完鞋就被蓝曦臣拉了进去,并没有给他留下拎着鞋子茫然四顾的机会。

遗憾呐,金光瑶想,我装无辜的时候最诱人。


他盯着蓝曦臣拉他的手好一会,这才想起蓝曦臣欲言又止要问什么的样子,茫茫然问出口:“二哥今天在车上是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蓝曦臣忽地严肃起来:“那个摄影师,因为行为不规范已经被打发回家了。”

金光瑶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会才想到下午轻佻的不行的摄影师,脸是长得普通,就记得头上有一撮棕色的卷毛没打理好,随心所欲的弯成了个便便的形状,想不让人注意都难。见他没反应,蓝曦臣朝他走近了一步,又好气又好笑地补充说明:“就是下午对你不太好的那位。”

金光瑶道:“你都知道啦。”

蓝曦臣道:“公司有派人摄录花絮。”

金光瑶耸耸肩:“我都快忘记了,当时还在心里骂了他一通。”

蓝曦臣看着他,不说话。

于是金光瑶故作伤心道:“我的金主大人是不是生气了想赶我走呀。”


蓝曦臣闻言忽然低头笑了,然后把人一拉,一手扣住他的腰,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微抬,低头吻了上去。

“我不生气,我吃醋。”他一边吻,一边模糊道,“我也不想赶你走,我想……”

他没再说下去,只是认认真真地加深了这个吻,一路撬开齿关,彼此呼吸交换。

金光瑶被吻的喘不过气,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蓝曦臣便搂着他的腰前进一步,仍然不放过,吻的缱绻辗转。

他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可是退一步,蓝曦臣就进一步,一步又一步,直到他的背部靠上微凉的墙壁,头也磕上蓝曦臣垫在他脑后的手,整个人被完全压在墙上。

他这才舍得伸手去推蓝曦臣。


蓝曦臣松开一点,两人距离仅在呼吸之间,金光瑶眨一眨眼睛,睫毛就在他心上扫一扫。他忍不住亲亲他的鼻尖,这才慎重的说道:“在我这里,不要忍辱负重,也不必委曲求全。在二哥这里,什么小性子都使得。”

不必委曲求全,不必忍辱负重。这一番话竟让金光瑶红了眼眶,他眼光闪动,红着眼角一声不吭,只是牢牢抓着蓝曦臣的衣服,不知所措又坚定无比。

蓝曦臣温柔的笑着,安抚一样揉揉他的头发。

于是继续刚才未尽的事业,一路从墙上吻到床上,从脸上吻到身上。


评论 ( 21 )
热度 ( 64 )